当前位置 >> 今视网 >> 南康频道 >> 推荐新闻

瑞金单身妈妈病重 泣不成声“托孤” 我走了孩子怎么办

    来源:赣州晚报 作者:钟先海 张火金 2014-11-10 09:24:00 编辑:刘婷

      “江西维平家具”杯《群众来信来电,媒体沟通传递》好新闻赛:

      (今视网赣州新闻(民生)热线:18720897298,报料(投稿)QQ:2457100545)

      “说不定哪天我就走了,留下儿子一个人。”11月5日,瑞金市拔英乡大富村村妇刘菊花泣不成声述说着自己的不幸,还道出一个悲苦心愿:万一她有不测,大家能够关心关爱她年仅12岁的儿子,帮助孩子长大成人。

      不幸接踵而至

      今年40出头的刘菊花,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。2003年,深爱着她的丈夫突发脑溢血,留下她和襁褓中的儿子。尚在月子里、最需要丈夫抚慰的她,跪在丈夫灵前哭断了肠。此后,带着对丈夫的思念,刘菊花抚育儿子、孝顺公婆,家里家外操持。没过几年,公公婆婆又相继去世,丈夫的哥哥又因病去世。短短数年间,刘菊花一次又一次承受着亲人离去的痛苦。

      2010年,刘菊花家里仅有的两间土坯房在一次风雨中倒塌,无家可归的她只好带着儿子,在瑞金城区租了一间老房子,平时靠摆地摊、打零工维持生活。孤儿寡母的生活,过得十分不易。亲朋看在眼里,纷纷劝她再嫁,但她都婉言谢绝了。

      儿子听话懂事,学习成绩又好,只要儿子一句“妈妈辛苦了”,所有的苦都烟消云散了。

      可不幸并未远离。三年前,刘菊花发现自己身上会莫名鼓起一个个包,过几天消退后,长包的地方就会青一块紫一块。因为经济拮据,一直拖到今年国庆期间,刘菊花身上的包越来越多,且出现了四肢无力等症状,在家休息几天未见好转后,刘菊花才带着家里仅有的1000多元钱,去瑞金市人民医院和赣州的医院看医生,最后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(一种影响血液及骨髓的恶性肿瘤)。

      放心不下儿子

      手捧诊断书,刘菊花步履蹒跚回到租住的小屋,眼泪染湿了丈夫遗像。这个天大的不幸,她却找不到可以倾诉的人。医生告诉刘菊花,要治好她的病,需换骨髓,即使亲属配型成功,费用也要50万元以上。

      50万元?对刘菊花来说,拿出500元亦是个难事。尽管医生极力建议她住院治疗,可面对生活的困境,刘菊花只能用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买了些药回家。

      每当儿子从学校回来,刘菊花就装作没事人一样,对自己的病情只字不提,她怕影响了儿子的学习。“儿子刚上初一,如果让他知道,肯定接受不了。”

      刘菊花哽咽着告诉记者,过段时间,她还要到赣州检查服药后的效果。抛开钱的事,就是现在走三步停五步的体力,估计也难支撑。“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,拜托大家帮助一下我的儿子,孩子的命实在太苦了。”

      如果你有心帮助刘菊花和她的儿子,请拨打电话:15970727622(刘女士)(钟先海 记者 张火金)